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热搜: 惠州 交通
查看: 137|回复: 0

[惠州城事] 痛心!惠州民警倒在抓捕现场再没醒来,年仅42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8 21: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年仅42岁的惠城区公安分局便衣大队民警丁忙抓捕嫌犯后突然病发再没醒来。1月27日,他带领队员在水口南旋工业区抓捕了抢夺嫌疑人后,在前去追赃的途中,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殉职。
个人资料
641
丁忙
年龄:42岁
籍贯:陕西咸阳
职务:惠城区公安分局便衣大队江东片区负责人
抓捕嫌犯后突然病发
惠城区公安分局便衣大队江东片区队员曹志雄回忆,在此之前,丁忙带领队员已经连续12天加班加点进行摸排、视频追踪,将1月13日发生的一起案件破获。曹志雄回忆,长时间的加班加点,至1月27日中午,丁忙的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队员们都让他休息。丁忙却说“案情就是命令”,又投入到当天发生的一起抢夺案件。下午2时49分许,案件发生仅过了73分钟,丁忙便率领便衣队员在水口南旋工业区内将涉案犯罪嫌疑人黄某抓获。
641
丁忙很忙,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破案抓捕犯罪嫌疑人上(资料图片)。《东江时报》记者蔡伟健 通讯员余刘国焕 摄
当天和丁忙一起出动的队员郭浩回忆,当天下午3时许,丁忙已经控制住嫌疑人,并已经盘问出被盗物品的去向。丁忙立即组织队员一起,前往河南岸一家手机店追赃。“当天我和另一位同事乘坐丁哥的车,嫌疑人也在他的车上。”郭浩回忆,本来一切顺利,但当他们沿着S120线往市区河南岸赶时,丁忙突然脸上抽搐了一下,“他说胸口痛,我问他要不要我开车,他说可能血压有点高,应该没什么问题。”郭浩说,没想到丁忙开了不到一公里,在水口中学路段时就不行了,“他胸口痛得厉害”。郭浩立即将丁忙扶到副驾驶位,自己开车往医院赶去。
抢救2小时无效殉职
一路上,丁忙一直捂着胸口,疼痛不已。行至S120线中信大桥桥头时,恰巧红绿灯。为了不拖延丁忙的救治时间,郭浩搀扶着丁忙,下了车,坐上了开摩托的同事曹志雄的车,让曹志雄开摩托车先送丁忙到最近的水口人民医院救治。在丁忙坐上摩托车之际,“他对我们说,‘不能落下嫌疑人,尽快去追赃’,然后才叫曹志雄开车”。郭浩听了丁忙的吩咐,和另一名同事带着嫌疑人到河南岸某手机店追回了事主被抢的手机。然而,当郭浩他们做完工作赶到医院时,丁忙已经永远离开了他们,而他的吩咐,成了丁忙对他们的最后遗言。
“我是接到电话后才赶到医院的,当时丁哥已经在抢救了,我一路陪着他。”队员邓文彪回忆。事发当天,丁忙被首先送去的是水口人民医院,经过该院急诊科医生诊断,丁忙系心肌梗塞,情况危急,需要立即转往市第三人民医院。当日下午3时50分许,丁忙被送到了市第三人民医院,被立即送进急救室抢救。然而,经过2个小时的抢救,于下午5时50分,丁忙经抢救无效殉职。

别了!“丁哥很忙”
1月27日傍晚,市区一个不起眼的小饭馆里,一群操着陕西口音的男女围坐在一起,年底了,这是一场老乡聚会,他们都是陕西人。老乡聚会应该是热热闹闹,然而,这却是一场无言的聚会,餐桌上空着的一个位子特别扎眼。他们等待的人,当天永远离开了他们,聚会成了追思会。他们等待的人叫丁忙。他们了解这个人,他很忙,人送外号“丁哥很忙”。

他总说“案情就是命令”
丁忙是一个地道的陕西孩子,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或许是父母期盼他的孩子可以勤劳致富吧,他们给这个孩子取“忙”字为名,而丁忙短暂的一生,也诠释了这个字。
去年5月28日,丁忙的孩子因连续高烧不退,被送进了医院住院。在领导的强制要求下,丁忙才休假去医院照顾了孩子。然而,丁忙实在太忙。他常对妻子说,“做事就要把它做好”。次日晚,当丁忙得知江东片区发生一宗抢车案件,他立即返回便衣队组织开展侦查工作。带领队员在城区、博罗等地查找被抢车辆,终于在5月30日凌晨3时发现被抢车辆已往淡水方向逃窜,丁忙带领伏击组赶往淡水金惠大道附近布控,8时30分在承修四路一汽车美容店,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缴获事主被抢小车。之后,丁忙才拖着疲倦的身躯赶回医院照顾孩子。
丁忙常说 “案情就是命令”。丁忙有一段从军的经历,1995年12月参军入伍,凭借过硬的身体和军事素质,他成为驻港部队的一员。2007年3月从部队转业到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工作。从警11年来,他都兢兢业业、尽职尽责。许多长期与他共事的战友们都称他是 “老黄牛”“拼命三郎”“工作狂”,战友开玩笑地说丁忙就是“丁哥很忙”。
他总是关心队里大小事
“估计丁哥给我们打电话比跟他老婆打电话还勤。”跟丁忙一个组的同事罗畅东说。这些年来,丁忙担任便衣大队江东片区负责人。丁忙是关心队里的大小事,几乎是早中晚都会来电话,问问办案情况,“他还特别关心我们的生活,嘘寒问暖的,可是谁不知道他比我们更辛苦呢”。
罗畅东是丁忙进入便衣大队就在一起工作的队员。丁忙对他而言,是组长、老大哥、老师。他教会了罗畅东很多事,“他特别能忍,非常执着和专研”。罗畅东回忆,一次,丁忙带队侦办一起盗窃电动车团伙案,追踪嫌疑人到仲恺,但却锁定不了嫌疑人的具体落脚点。当时已是晚上11时,丁忙带着他和另外一名队员在附近巡察了近4个小时无果。见到队员们垂头丧气,丁忙就不停地给两人打气“再坚持下,再细心点”。通过整整一晚的巡察,三人终于发现一名嫌疑人的踪迹,并成功锁定该团伙的落脚点,最终在随后赶来的队员配合下打掉了该盗窃电动车团伙。
他总是在学习的路上
穿着牛仔裤T恤,笑容可掬,说话慢条斯理,如果没人告诉你他是警察,在人群中你根本不会注意他。在丁忙看来,便衣警察的基本功就是要把自己装扮成不同身份的人,农民工、小商贩等。早在丁忙在部队就因热爱学习、表现突出被选送至西安通信学院学习,后被任命为陆军42集团军某连排长。转业参加公安工作后,先后荣获个人嘉奖3次,“十佳巡逻防范标兵”1次。
惠城区公安分局便衣大队于2016年6月成立,丁忙因业务精通被抽调至便衣队工作。组建初期,丁忙因业务水平高,担任便衣队教官。为迅速提高便衣队队员的侦查能力,他以大队为家,吃住都在大队。他连续一个多月以生动的讲课方式传授破案经验,并严格要求全体队员达到“四会”的要求:一是要会独立侦查,二是要会视频追踪,三是会案件分析,四是会抓捕嫌疑人。经过丁忙近一个多月的培训,便衣队全体人员的综合技能有了全面的提高,打击成效凸显。
如今,丁忙已经离去。在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他生前看过的《广东省公安机关基层民警执法执勤手册》,在手册的多个章节都有丁忙做过的标记。
从没陪家人看完一部电影
丁忙的生活绝大部分给了工作。对于家庭,他是有愧疚之心的。妻子陈思余说,他这叫“傻劲”。1月27日当天,丁忙利用难得的中午休息时间载着妻子陈思余去给新房挑家具。2014年买的婚房,因工作和经济原因到现在都没装修完毕。当天中午1时40分左右在对讲机里听到一起抢夺警情后,丁忙习惯性地把老婆“丢”在路边赶往现场,陈思余对这种“待遇”早已习以为常。
陈思余说,拍拖时,丁忙是个无房无车无存款的快奔四的单身汉,却非常有情有义。母亲生病期间,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尽全力救治。2015年结婚时,丁忙连个婚戒都买不起,还是缓了几个月后拿到工资才给妻子补上婚戒。“2014年买的婚房,因缺钱才拖到现在才装修。”陈思余介绍,丁忙是个很知足的人,平时没时间也没钱去逛商场,前些天才在网上给他买了些便宜的衣服,衣服到了,人却走了。
陈思余回忆,丁忙自从主动要求加入便衣队后,便是没日没夜地工作,就算有个空当回家吃饭,也经常是饭还没到一半,接到电话放下筷子就走。一家三口最浪漫的事就是看电影,可从来没有完整看完一部电影,经常半途丢下妻子赶赴现场。
陈思余说,丁忙每次伏击回家差不多凌晨一两点,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对讲机和手机充电。“第二件事就是看一眼睡着的儿子,傻傻地笑!有时见儿子睡得熟,就轻轻为他剪指甲。从小到大儿子的指甲一直都是丁忙剪的。” 陈思余告诉记者,丁忙爱工作也很爱家,儿子现在才两岁半,因没空陪伴儿子,丁忙就给儿子买了好些警车玩具。去年7月,丁忙特休假一天陪家人去惠东巽寮湾游玩,了却了从没带家人外出游玩的愿望。
来源:东江时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